电猴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50岁进大厂,他们回到奋斗岁月,“自信可改变未来”

2022/05/13 12:05

再有三年,老陆就退休了。

七年前,老陆从上海的外企来到菜鸟,曾经跳出国企去外企的老陆,再一次跳出舒适圈。在大厂这些年,没有人把老陆当做一个65年出生的“中老年人”,从最初的设计总监,到如今在菜鸟地网负责大中台,七年多的时间里,老陆历经6次换岗,每每在他进入舒适圈一段时间后,公司就会让老陆接手新岗位,临危受命。

中年跳入大厂的,还有远在武汉的倪安怀,1962年生人,早年在汉正街行医,后来下海做服装生意,见证过汉正街服装生意最辉煌的阶段,网购兴起后,他在汉正街开了家物流公司,专门服务这群档口老板,资产最高的时候,倪安怀身家上千万。没过几年,他又加入了菜鸟,成了菜鸟直送网点的一名站长,也是站点年龄最大的一个。

60后和互联网大厂之间,会发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

50岁进大厂

7年前,老陆是「菜鸟」从另一家大厂手里“抢”来的。

老陆有车,现在的家距离菜鸟总部大楼13公里,平时骑共享单车坐地铁上下班,天气好的时候会绕西湖骑行。在来杭州之前,他已经做到公司的副总经理,公司为他配了专车,有司机接送,年薪50万。

“60后”在大厂工作到退休是什么体验

说是“抢”,其实也不尽然,没人能强迫一个知天命之人的去留。

老陆,本名陆怀良,1988年,他从“建筑老八校”之一——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建筑工程毕业,“谈不上是学霸,但成绩也是很好的”,还是全国第一批国家一级注册结构工程师。

毕业后老陆回到江苏,进入南京扬子石化设计院。这是个国企大院,周围两公里都是它的生活区。院子里有医院、体育馆,有幼儿园、小学、初中,甚至高级技校,他和老婆、女儿在这里工作生活十多年,一切都很安稳。

90年代的中国大地,万象更新,每天都有新变化,过惯安稳日子的老陆也想闯一闯。1998年,趁着上海市高级人才引进,老陆带着家人走进魔都,那时候的上海虹桥机场外,还是一片荒地,“当时上海只有两条地铁”。老陆把一片热忱全部投入工作,出差的时候走过广州,路过深圳,老陆还是觉得上海发展最快,最多的就是新建的楼和正在施工的楼。

“60后”在大厂工作到退休是什么体验

在上海的13年时间里,老陆辗转在几家外企,工作量是在国企时的两倍以上,“基本上没有自己的时间”。那时候老陆唯一的感知,就是国家发展越来越稳,也越来越快。

2014年,老陆49岁,想去互联网大厂看看。

“从国企到外企,我感受到了中国经济的腾飞,我当时思考,我的下一站在哪里,我觉得是最能代表这个时代发展速度的互联网行业。”因为从事过物流地产业务,老陆最终选择了深耕在物流领域,又有互联网基因的菜鸟。

那年,菜鸟刚刚诞生一年半。

还有五个月退休的快递大哥

2014年,老陆进入菜鸟的第一年,远在武汉的倪安怀,还在汉正街上租着一个档口做棉衣生意。他在这里待了14年,是名副其实的“老炮”。生意最好的时候,倪安怀身价超过千万。

“60后”在大厂工作到退休是什么体验

1962年出生的倪安怀,比老陆还大3岁,目前是菜鸟年纪最大的直送站长,还有五个月就到退休时间。“年轻的时候在老家镇上的卫生院上班,后来在计划生育站当站长”,工资不高,却是倪安怀印象里最悠闲的一阵,时间很长,车马都慢。

年轻的时候,他在老家镇上的卫生院上班,当过计划生育站的站长。1993年,全民经商,掀起下海潮,倪安怀和妻子来到武汉,在汉正街开了家西医门诊,彼时的汉正街号称“天下第一街”,就连后来火出国门的义乌商人都会来取经。

眼见汉正街的档口老板们发家致富,倪安怀关掉医馆,也租下一间档口卖起棉服,一做就是16年。2010年—2012年是生意最好的时候,“每天都可以挣几万块”,他的身价也水涨船高,突破了千万。

时间又到了2016年,倪安怀看到网购日益红火,档口生意越来越多开始给网店供货,或者自己直接做起了线上生意,他又转变思路开始做档口的快递生意,加盟了一家物流公司,开始挨家挨户收起快递,在汉正街待了二十多年,没人不认识倪安怀,物流生意还算红火。

两年后,菜鸟物流覆盖到汉正街一带,当时倪安怀已经56岁了,他没有选择直接退休,而是加入菜鸟,做起了这片区菜鸟直送站的站长,“我就是闲不住”。

“60后”在大厂工作到退休是什么体验

他负责的华科站是光谷的中心区域,武汉城市群最繁忙的区域之一,孙女有时候会来站点陪他,儿媳妇儿也在这里工作过,但更多的时候倪怀安的重心在服务配送上,每天他的站点至少1000件配送,遇到大促会超过5000件。

规定七点打卡,早上六点半,华科站的站点人员就已经全部到岗,都是跟随倪安怀多年的老员工。“如果量大,六点钟就要上班”,然后就是开始分解包裹、配送,倪安怀会把每一个包裹送到客户手上,很多时候客户不在家,倪安怀要选择夜间配送,“最晚要干到11点”,忙的时候站点24小时都有人,搬货都要亲自上,忙到凌晨四点才会结束。

倪安怀的站点,年年的绩效考核都是3.75。每年的大促,他所辖区域的物流都很平稳,因为他作为站长,总是能安排妥当,一年365天,“360天都在站点”。

2019年的时候,倪安怀做了青光眼手术,儿子和儿媳妇劝他退休回家,但倪安怀不肯,“工作了一辈子”,嘴上说闲着难受,不干活会待出病来。实际上,倪安怀想有始有终,只剩五个月就退休,守好最后一班岗,是这代人的坚持,只是嘴上不说罢了。

“60后”在大厂工作到退休是什么体验

Old School把3.75拿到手软

老陆还记得,进菜鸟的第二年,他过50岁生日,同事们告诉他,“你是第一个在这里过50岁生日的人”,大家在会议室里庆生,一起大声唱歌,这也是老陆以前没有体验过的。空闲的时间,他会骑行、打羽毛球,体力甚至比很多年轻人还要好。有时候在项目现场巡检,既需要爬梯上到屋面进行质量检查,也需要对大型项目进行整体的巡视,一趟下来要走几个小时,“年轻人已经气喘吁吁”,老陆没事。

“60后”在大厂工作到退休是什么体验

刚到菜鸟三个月,老陆兼了工程管理部总监。三年后,他又调岗到总师办,负责公司总部办公楼的装潢,“工作场地装潢其实一点经验没有,挑战很大”,虽然焦虑到失眠,但老派职场人的习惯让老陆迎难而上。

“这个活放在别的地方大概要干一年多”,但留给老陆的时间只有7个半月。老陆自己学习、请教专业人员,和团队研究如何推进整个计划。3月5日,老陆动工砸了第一锤,8月中旬完成全部装修,散了两个月味儿后,10月8日,菜鸟就正式入驻新办公楼。

老陆如愿以偿体验到了互联网大厂的速度,也慢慢明白公司让他多次变换岗位的用意,永远尝试创新和突破,是所有大厂都看重的价值观,也是让人勇于拥抱变化,看到自己的可能性,“过程中一次次整改和推进,所有人相互扶持,帮助对方完成任务”,相互成就,是老陆最深的感触。

这一年,52岁的老陆拿到公司3.75的绩效考评。

“60后”在大厂工作到退休是什么体验

此后,老陆又被派去负责几十万平米的物流园区招商和物业运营部门,都是他没做过的事儿,他只用8个月的时间,出租率就从六成提升至接近满员;业务需求理顺之后,老陆又被调派负责海外业务,之后的一年多,老陆与团队一起奔波到吉隆坡、曼谷、比利时等等地方,负责当地的物流项目。两年前,老陆接手菜鸟地网大中台。

7年半的时间,6次临危受命,一次比一次难。每当老陆进入舒适区,菜鸟总会将他推入一块新的战场。这让老陆需要不断调整自己的心态,永远好奇,永远学习。

明年5月28日,是菜鸟成立十周年,老陆也接到了他入职菜鸟后最大规模的一次总部大楼建设和产业园业务,久经沙场的老陆依旧压力很大,“弄不好就‘晚节不保’,提前退休”。他带点自嘲的语气,但是眼神里却是满满的笃定。

老陆用他的老派,融入大厂的多元,他也已经习惯于跟各个年龄层的同事交流,“70后踏实,80后有生活压力,90后需要肯定和鼓励,要交心”,幸而团队给予老陆的帮助和信任,让他每次负重前行时,身后的背囊能轻一点。

不论是老陆还是倪安怀,他们身上都弥漫着一股强烈的old school的感觉,在大厂里,他们需要年轻人,年轻人也需要他们。

“60后”在大厂工作到退休是什么体验

老陆喜欢听Beyond的《光辉岁月》,黄家驹的歌词会让他想起早年不愿在国企大院里终老时候的心情。

“一生经过彷徨与挣扎,自信可改变未来”。

武汉的老倪会在退休之后带孙女,杭州的老陆说以后退休了就跟妻子一起周游世界,都是温柔又老派的60后大厂人。

小编:小猴

本文为投稿内容,该文观点仅代表小编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ianhoukefu@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